一只秃头的仓鼠

仓鼠不吃叽秃了!双黑真好吃!目前专注髭膝。是个杂食,除过个别其他都能吃进。山姥切国广亲妈粉。

【刀剑乱舞】所有人都以为我们被净化了,然而我们没有(3)

暗堕本丸  全员ooc  男审×鹤丸国永(ooc最为严重) 逗比文

本章涉及到髭膝,三山,有玩梗。

 

998号本丸是2B区有名的本丸,而最近这个本丸,搞出了个大新闻。

……

“诶!你知道‘那个’吗?”两个审神者正在万屋里挑选制作夏衣用的布料,突然,其中一人神神秘秘的开口。

“‘那个’?你说的莫非是……‘那个’!”另一位审神者疑惑了一下,接着便惊呼起来。

“哎呀!小声点!”先前的那位审神者紧张的扯住了另一位的袖子,小跨一步,借着货架的遮挡,两人聊了起来。

“诶,我知道了。你说的‘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人能……”那位审神者配合的压低了声音,小声询问着。

“哎呀,我也是听说。据说接受的那位灵力特别强,而且啊——”话说到一半,这位审神者突然露出了揶揄的笑容,用袖子掩着嘴,笑了起来。

“怎么了,你说呀!”另一位被激起了好奇心,连忙询问。

“据说啊,他一进本丸没一会儿,就选了近侍,还说什么——‘一辈子’什么的,你猜,那位近侍是谁?”

“一进本丸就选了?这也太……快了吧,莫非是三条家那位?”审神者边说边指了指货架上月亮花纹的布料。

那位审神者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只是伸手取下了货架上白底羽毛暗纹的布料,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啊呀!难道是五条家那位!他的性格……可不好弄啊!接受了?”

“可不是,而且,据说啊,一下子就撞进了怀里,接着……”审神者放下了手中的布料,伸出两只手,握在了一起——十指相扣。

“嗨呀!这么激烈!”审神者小声惊呼,用袖子遮住了嘴,“不过……那位的身量……可不是好生养的……脾性也不是宜家宜室那种,怎么会……”

“这你可不知道,那位新任的,可是满意的很,各有各的口味嘛。听说在烛台切那里过过明路之后,直接就在万屋订了大批的资源。你都不知道,据说啊,那天狐之助帮忙带来万屋的金子,占了半个大厅!”

“金子?黄金?”

“可不是,金砖!纯金的!”

……

类似的场景在2B区的各个万屋,本丸里发生着。而作为主人公的两位,正准备出门买菜。

是的,买菜。998号本丸的田地早已荒芜了,暗堕的刀剑不需要吃饭,可是,他们这群被“净化”了的刀剑,可是要吃饭的。虽然说,这“净化”不太对劲,但是,有了人形就要有人样不是么?于是,这买菜的重大任务便交给了新任的审神者和近侍。

作为本丸之母,伊达组的家长,烛台切拉着鹤丸的手,絮絮叨叨的嘱咐着。什么要好好学习如何挑菜啊,怎么勤俭持家啊,多考虑考虑审神者喜欢吃什么啊。又不放心的补充一下,虽然是这样但是也不要怠慢自己啊,伊达组永远是你的后盾啊,什么的。

听着烛台切充满关心的话语,鹤丸国永万脸懵逼。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鹤丸国永什么时候沦落到要学习挑菜的地步了!我不是只用负责吃吗!

听了这话,烛台切那个恨铁不成钢啊!你现在可是新任审神者的近侍(重音)了!不是原来普普通通的刀了,怎么能还和之前一样呢!

鹤丸国永更加懵逼。我不就是把刀吗?我不是刀是啥啊!

烛台切更加恨铁不成钢了,他又准备说什么,想了想,又没说。只是叹了口气。唉……你总会明白的。接着便把鹤丸推到了审神者暗身边,递给审神者暗购物的清单。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烛台切心中充满了惆怅,唉……鹤丸大了不中留啊!

烛台切站在本丸门口,身上闪耀着母性的光辉。身后的本丸里喧嚣吵闹。

短刀们嬉笑打闹的声音中,夹杂着山姥切“三日月你把我的被单弄哪儿了!”的吼声。三日月张开双臂回答道:“哈哈哈哈哈,歌仙说要洗衣服我就给他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被单的话,爷爷来当国广的被单吧!”接着伴随着“吃我一刀!”的喊声,崛川国广成功将三日月打进了手入室。而目睹了全过程的莺丸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感叹道:“大包平现在在哪里呢?”

太郎太刀和石切丸正为接下来的神事困扰着,毕竟虽然外表恢复了,但是灵力反馈出来的是他们依然是暗堕的付丧神。这样的他们,该怎样着手神事呢?

至于进了房间就没有在出来过的髭切和膝丸,那就是大人的肮脏不堪的世界了。据说髭切不仅拿了玩具进去,还准备尝试一种据说是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的新姿势,让我们为膝丸点蜡。

墙,膝丸,髭切……

镜子,弟弟丸,兄长……

咦?这些是什么啊,短刀们看不懂~

 


评论(8)
热度(122)

© 一只秃头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