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秃头的仓鼠

一个为爱写文的辣鸡作者……
但是现在找不到爱了……

【刀剑乱舞】论剑修如何担任审神者(2)

文风逗比,ooc,毫无逻辑,男审(剑修)×被被

回到时之政府后,狐之助进行了紧急汇报。时之政府本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审神者”的原则针对沐澄的本丸提出了多个方案,并对狐之助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指导!
经过众多优秀前辈的指导,以及《五年式神三年模拟》的轮番洗礼后,狐之助已经不是原来的狐之助了!
在太阳冉冉升起的同时,它雄赳赳气昂昂的踏上了前往沐澄本丸的道路。
而此时的沐澄正坐在床上看着切国的睡颜。虽然两人昨晚也算是同床共枕,但是巨大的拔步床,分开的被子,再加上两人正经的睡姿,注定没有那种“同♂床♂共♂枕”的感觉。不过对于两个纯情小青年来说,这已经是相当满足了。
转眼间挂在墙上的西洋种已从5指到7,沐澄悄悄地下了床向厨房走去。
《如何同你的本命剑相处》课上的讲师曾强调过:美味的饭菜有助于增进关系。
为此,沐澄曾特意到食修门派进修,并成为那一届最优秀的毕业生,他深知最难的不是做山珍海味,而是把家常菜做好。
今天,他准备做一道极其普通而又不普通的——阳春面!
长在灵田里的小麦磨得面,顶级灵兽肉熬的油,再加上食修门派特制的酱油,就连水也是上等灵泉水,这碗面的材料非同一般。
作为一个熟手,沐澄很快就将面和好开始醒面了。掐一个诀,为醒面创造合适的条件后,沐澄有了一段空闲的时间。而聪明的人从来都善于利用时间。
沐澄走到院子中,摆出了一张桌子,然后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批批白布。说是白布,这些布都各有特色。或是精致的暗纹,或是特别的触感,各有特色。
一番挑挑拣拣后,沐澄最终选中的是一匹乍看平淡无奇,但其实暗藏玄机的白布。没有什么特殊的纹路,并没有薄如蝉翼,最为出色的便是触感,柔软润滑绝对不会伤到皮肤。更为重要的是,它出色的“附魔”能力。
沐澄用剑气将白布切割成切国身上的“被单”的形状,就连不规则的下摆也一模一样。然后拿出几块极品灵石,引导着其中的灵力在“被单”上勾勒出一道道阵法。最后在不起眼的小地方刻下一到神识烙印,以防万一。就这样,一个“普通的被单”便完成了。
沐澄收起“被单”,回到厨房继续完成自己的爱心早餐。八点半,沐澄准时的端着早餐回到了卧室。将手中的早餐放到矮桌上,沐澄轻轻的晃了晃自己的本命剑“切国?切国?”
金发的青年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日常任务“做他睁眼见到的第一个人”完成。
“切国,起来吃早餐吧!”主动为他递过衣服后,绅士的起身放下床幔,为他留出私人空间。当然,没有忘记把“床单”换成自己做的那个。
山姥切从初醒的迷茫中回过神来后,耳根泛起了红色,换衣服的同时,樱吹雪也在不停地飘着。摸到和平常不太一样,但是依旧朴实无华的“被单”时,心中更是甜蜜,身后的樱吹雪更加的密集了。
山姥切从拔步床中出来后,看到的便是跪坐在矮桌前的沐澄。矮桌上摆着两碗面,三碟小菜,一壶淡茶。普普通通的饭菜,非常符合山姥切的习惯。
用餐的过程中并没有太多话,但时不时的为对方添茶,给对方夹菜,尽显新婚夫妇(误)的甜蜜。
狐之助到来时恰好撞见沐澄再为山姥切擦嘴角。微微地俯身向前,手持一方手帕,轻轻擦过对方的嘴角,离开时拇指似不经意的拂过脸颊,看着对方微红的脸,眼中充满笑意。
「玩家“沐澄”使用技能“秀恩爱”对玩家“狐之助”造成100000点暴击伤害」
对于狐之助的到了沐澄没有任何反应,仍是自顾自的看着山姥切。
反而是被注视的山姥切善解人意的为狐之助解了围“你有什么事?”
既然自家的切国已经开口了,不给它面子也不太好意思,沐澄冷淡的望向了狐之助。
“审神者大人,我是来请您继续完成昨日的新手任务——“锻刀”的。”
狐之助经过昨天的进修之后,已经不是原来的狐之助了!他不惧审神者充满威胁的目光,虽然有些对不起刚刚为自己解围的山姥切国广,但是,一个优秀的式神致力于完成自己的任务!一个只要一把刀的审神者是绝对不允许的!
而它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想方设法让这个审神者去锻刀,前辈们说过“再怎么专一的审神者,只要拥有多把珍稀刀,就一定会动摇的!必要的话,可以先给他放点水,让他自己以为自己是个欧洲人,等他沉迷锻刀无法自拔时,就成功了!就算他后来反应过来,也已经伤了原来的刀的心,最终结果就会像我们规划的那样,成为一个"合格"的审神者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照狐之助以及它的前辈们规划的那样发展。

评论(2)
热度(27)

© 一只秃头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