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秃头的仓鼠

一个为爱写文的辣鸡作者……
但是现在找不到爱了……

【印he】“我”的身体去哪了?

印he(ap)
ri,ee主场
为二锅 @白石塔 送上的生日礼物
blu看着面前的光球,几乎维持不住脸上的微笑:“所以说,我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把身体弄丢了,是吗?”
『是的』
“那我怎么才能回去呢?”
『帮他找到身体』
“好吧……”blu叹了口气,“我要去哪里找呢?”
『这需要你们自己去探索』
blu双手抱胸轻轻歪了歪头:“也就是说……什么线索也没有?全靠——「我们」?我,和这个光点?”
『还有另一个你』
“这可真是——令人惊讶!三个「我」?哈哈哈,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没有』

再次回过神来,已经是三足鼎立的局面,如果那个光球也算是一个的话。
blu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拥有一模一样的脸庞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发色和气质的“人”,不由得对他充满了兴趣:“你好啊!我是ain……哈哈哈,我们都是ain啊!那你叫我blu吧!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与blu的灰色短发完全不同,ri有着一头浅蓝色长发,同色的眼睛里透着冷淡,就算是面对着另一个自己热情的招呼神情仍然毫无波动。
看着面前人冷淡的样子,blu觉得自己是得不到回应了。然而就在他快绷不住微笑的时候,听到一个冷淡的声音——“ri。”
虽然过程有些艰辛,但是两人也算是互换了名字,用人类的规则来说,也算是认识了。blu本想和ri交流交流精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遇到另一个自己的。但是ri冷淡的态度清楚地让blu感觉到了,这不是时候。
转移一下注意力,blu看向一直飘在身边的光球,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呢?”
没有回应。反而是ri开口问了一句,“这就是任务目标?”
“任务目标……这个称呼也太过……他好歹也是另一个ain不是吗?”blu向ri质疑到。
“人类的感情,”ri看向blu身边的艾伊特,“无用。”
在这一刻,blu清楚地认识到了——ri和自己是完全不同的。
还未等blu同ri辨别两句,他们所处的空间突然发生了异变,匆忙之间抄起光球塞到自己的毛领里和ri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撑起了【隔离】。
两人在这个空间里的最后一刻,只听到那个声音断断续续的说的——『他…将成为……he』

此时,火之神殿。
“印,你还在看他啊!”震抱着胸靠在墙上看着自己不务正业的弟弟还有那个被奇怪的光芒包裹着漂浮在空中的“弟媳”。
“嗯……”印没有回头,反而是又上前一步靠近了那人,右手按上他的胸口顺着肌肉的纹理缓缓向下滑动最后停在了臀部,“姐,你说……我要是再把他日一遍,他会不会就醒了?”
“啧……你可以试一试。反正……”震顿了顿,“根据你们两个之前的相处模式来看,你想做什么,他有拒绝过吗?”
印调动起身体里的魔气再加上力量凝结成的锁链将那人束缚起来,就像制作魔气球一样。作为一个熟练工,这个特殊的,大号的魔气球很快就做好了。
看着弟弟用大部分的力量制作成的特殊魔气球,震轻声笑道:“真是严密的保护啊!”
印直起身来回答道:“是束缚哦——他逃不了的。”

“终于!可以休息了!”blu躺到床上,开心的欢呼着。在经历了高空坠落,魔族围攻之后能找到村庄有个安稳的休息的地方,他们也算是十分的幸运了。在看到这个村庄的时候,经历了一番战斗的blu不由得感叹道:“以赛玛丽保佑!”并得到了ri赞同的一个“嗯。”这可是他们相遇以来,他第一次主动开口。
“你的身体……”blu低头看向乖乖呆在毛领里的光球,“你还记得你把它弄哪儿了吗?”
……
没有回应。
“算了……你要是知道,还需要我们帮忙找吗……”莫名其妙的困顿迫使blu缓缓的闭上了眼陷入了沉睡。
“是谁……”blu感到自己被人抱在怀中,腰被人紧紧的从后边抱住,似乎有个脑袋压在自己的肩上在说着什么。blu想动一下,却发现自己做不了什么,这似乎……是一段记忆?
那双手突然开始移动,一只手缓缓的滑向了“自己”的大腿内侧,另一只则是摸到了胸口……
“啊!”突然惊醒。blu猛地坐起来,有些回不过神来。
“blu。你怎么了?”听到动静的ri赶了过来,衣服有些凌乱,似乎是匆忙赶来。
“我没事……”blu摇了摇头,紧接着就看向那个安静的呆在毛领里的光球,“那是你的记忆,对吗?那个人是谁?你为什么不反抗?”
光球没有反应,仍然窝在那里。
“我说你!”blu不由得有些气急败坏。
“怎么了。”ri的声音使blu稍微冷静了一点。平复好心情,坐在桌前把自己刚刚“经历”的说了出来。
“这是他的记忆。我确信。”blu肯定的说。
“……”ri盯着桌子上的毛领里的光球一言不发。

光球不会说话,谁也没办法逼他说出那人是谁。之后blu共享到的记忆也都正常的很,都是些日常生活,从各种方面透露着信息。
依靠着这些记忆透露出来的信息,他们渐渐的接近目的地。
但是令blu疑惑的是,共享到记忆的只有自己,没有ri。
终于,在快要到达猜测的地方之前,blu忍不住开口质疑:“我说ri……你有没有感觉到……他好像不喜欢接近你?”
好歹也是一起经历了一段不短的路程,虽然期间因为理念不同发生过争辩甚至是小战一场,但是出于各种原因,两人一光点也算是和谐相处。
听到blu的询问,ri将视线移到仍然窝在blu毛领里的光点身上。
【盯——】
果然,光点微微的向毛领里藏了一下。
blu看着光点的动作,露出了一抹ain式的微笑:“为什么呢?得到记忆的是我,首先见到的是我,一直跟着的也是我。你到底……为什么不接触ri?”
光球没有反应。
“讨厌他?”
没有反应
“不喜欢他的头发?”ri默默的投影出了枪。
“还是说……”避开ri扔过来的投枪,blu声音一冷,“你不愿接触的是他的力量。对吗?”
光点颤了一下。
看着光点的反应,blu心里一凉:“果然,记忆里飘在你身后的……是混沌之种吧——那属于赫尼尔的力量。”
话音刚落,投影长剑已经砍向了光点。
艾伊特和长剑碰撞,紧接着同时破碎。
ri迅速的投影出多把投枪在身后蓄势待发,blu身旁的艾伊特闪烁着,散发着绚烂而危险的光芒。
“ri!冷静下来!”一手护住光点,另一只手握紧了灵摆随时准备击碎。
“为什么背叛女神!”ri质问道,“为什么隐瞒我!”
blu知道,第一个问题是在问光点,这个问题现在也得不到回答。而第二个问题……
“就凭你现在的样子,你就应该明白我为何不说。”此刻的blu不似平时温柔开朗的样子,紧紧皱起的眉头透露出心中的凝重。
“我将审判他!”ri击碎了灵摆。战斗一触即发。
在两人战斗的同时,光点在不停的闪烁着,然后越来越暗淡,最终在濒临熄灭之前,blu发现了它的异常,及时的使用黄色艾伊特为他放了一个花叶守护。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光球就是这样渐渐的变成了光点,如果不是靠着blu的力量,他根本就留不到现在。看着光点一点一点的亮起来,blu看向ri:“停下吧。无论如何,如果他消失了,你我有可能会回不到自己的世界。一切等到为他找回身体后解决。”
ri重新修复好灵摆,冷冷的回答道:“我将审判他。”
“如果他没有什么内情的话,”blu看着光点,“我不会拦你。”

“ap!?”印看着那熟悉的面孔不由得有些诧异,但是他也清楚地认识到,这不是自己的ap,“你们是收谁?为何和ap长得一样?”
“我们是……另一个他,属于不同世界的他。”面对着这个疑似对任务有什么帮助的时候魔族,blu选择谨慎对待。而ri……“燃烧的投影之地!”已经准备开架了……
“等等!ri!”blu急忙上前阻止。
“他是个魔族!”ri愤怒的看着blu。
“魔族怎么了!”印插嘴道。
“魔族也不一定是坏的!”blu想起了露和希尔。
“你居然帮着魔族!?”ri更愤怒了,大有连着blu一起揍的架势。
“你们在内杠吗?”声音离得近了一些。
“我不是在帮他!我只是觉得他会有什么帮助!”blu反驳道。
“那ap我就拿走了。”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两人迅速反应过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取走了光点后,印迅速地拉开距离。

“你是!”blu被近身的一瞬间猛地想起了什么,“你是那个变态!”
“哈?”小心的检查着爱人情况的印瞬间有点懵逼,“我怎么你了?你骂我变态?”
“摸人大腿还不是变态!?”blu怒火冲天。一旁的ri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愤怒的投影出数把武器。
“我什么时候摸过你!我只摸过ap的好吗!”印委屈的不行,“我和ap也才刚刚做到最后一步好吗!后来他就沉睡了!”
“做到最后一步!”blu愤怒的冲了上去,“你居然还敢做到最后一步!”
“我怎么不敢!我和他在一起这么久,这个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印冷笑着反驳,“我说啊?你们是以什么立场来指责我的?是以……抛弃了他的以赛玛丽的造物的身份吗?”说完印便带着光点消失了。
“抛弃!?”blu站在原地重复着印的话,“抛弃……是什么意思?”
“无论如何……先追上他!”ri冷静的下了决定。

“ap……我马上带你回去!”离开的印以最快速度向保存着ao的肉体的地方赶去,被他小心护在胸口的光点眷恋的蹭了蹭他的手光芒越发的暗淡了。
靠着熟悉路线,在光点接近熄灭的最后一刻,印把他带到了身体这里。随着光点的融入,沉睡的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双目对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话。一个深吻足以说明所有。
「异常目标已送回——开始修复」
“什么东西!?”印的心中突然充满了不想的预感,一边紧搂住ap一边防备着周围。
「三转开始」
ap和印在一起后便稳定下来的力量突然开始变化起来,大量的赫尼尔力量不知受了什么指引向他涌过来。身体开始发生变化,平静的内心突然多出了许多复杂的情绪,被抛弃的感觉……对于存在的质疑……
头发渐渐变长,高马尾扎起。胳膊和腿部开始虚化,肉体开始发生异变。一双双力量凝结成的手从地下伸出……
「异常感情开始清除」
“不要……印!印……”什么开始流失,试着挽回但是无用。眼神渐渐空洞……
「清除完毕」
“这世界……终将归于虚无……”
「开始整体修复」
“世界终结”凝结出镰刀破开空间,出现的却不是赫尼尔的力量。法则的力量从裂口中涌出开始修改世界。
“终焉的伊欧利特!”绝对的力量将浮在空中的身影击落。紧接着一个蕴含着浓郁的感情力量的艾伊特直接砸到了脑门上。
随着艾伊特中的力量的融入,沉寂的感情开始涌动起来。
「修复失败……为何阻止?协助者?」
“随随便便把我们弄过来?随随便便就想让我们走?”blu仍然在微笑着却看的人心里发凉,“我们和这个魔族的账,还没算清呢!”
一旁的印焦急地看着怀中的ap,不,已经成为he了。两个ain和世界的对峙无法打扰到他,此刻最令他担心的是刚刚he空洞的眼神。印的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当初在lw二转时意外的相遇,两人的未来将完全不同。那种眼神……应该是原应出现在他身上的吧。


“印……”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伴随着印的狂喜,宣告着世界的失败。

The end

评论
热度(15)

© 一只秃头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