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秃头的仓鼠

一个为爱写文的辣鸡作者……
但是现在找不到爱了……

【刀剑乱舞】所有人都以为我们被净化了,然而我们没有(5)

暗堕本丸  全员ooc  男审×鹤丸国永(ooc最为严重) ;)

很抱歉这么长时间没有更新了……催更的小可爱还有亲爱的月月,向你们保证我会尽快更完。良心隐隐作痛

……

998号本丸作为一个已净化*伪本丸,咸鱼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出阵了。

出阵,多么可怕的事!作为暗堕本丸,出阵可有着不同寻常的含义!想想第一任审神者的冷酷无情无理取闹!想一想当初一期一振犹豫再三痛下杀手!虽然没成功就是了。出阵成了这个本丸永远的噩梦。提到“出阵”两字,本丸的短刀们便会瑟瑟发抖(没有)!提到出阵一期一振便想持刀砍人(真的)!

但是,出阵一事刻不容缓!因此,本丸新上任的近侍——鹤丸国永便被众刀委托重任。这个重任除了他无人能干,那便是——搓刀装!

“为什么是我啊喂!”鹤丸国永愤怒掀桌。

“因为你最白啊!”众刀异口同声。

这理由无法反驳!鹤丸国永没办法只能去搓刀装。

然鹅,不搞事的鹤丸国永怎能叫鹤丸国永?面对着成堆的资源和刀装炉,鹤丸国永蠢蠢欲动。

我们先来个all50!——十个黑坨坨。

再来个all66!——十个黑坨坨。

我就不信了!鹤丸国永非常愤怒,他又往机器里扔进一个all666!——十个黑坨坨。

日子还能过吗!鹤丸国永痛下杀手,往机器里扔进了一个all999!——十个黑坨坨。

“我难道是非洲来的吗……”怀疑人生的鹤丸国永默默的蹲到了墙角。

“鹤丸,干得怎么样了?诶?这啥玩意!”前来视察工作的陆奥守发现了四十个黑坨坨,他伸手一摸——卧槽掉色!

只见黑坨坨上出现了四个金色的指印。

“鹤丸!你又想恶作剧对不对!”陆奥守恍然大悟。

我不是我没有!鹤丸国永非常无辜,然而大家都不信。

刀装准备好了,就该决定出阵名单了。

然而在套路的998号本丸怎么可能让你就这么出阵?

鹤丸国永看着狂奔进来的狐之助突然想砸了这些刀装!

“审神者大人!!!!!!!!!!”无视了本丸所有的刀,狐之助径直冲进审神者的屋子里,机动几乎可以与极短媲美。

狐之助疯一样的来,又风一样都走了。挥一挥他的大尾巴,只留下一撮毛……不知是哪把刀顺手削下来的。

鹤丸国永站在审神者门前,犹豫再三推开了门。

审神者静静地坐在矮桌前,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恰好停在他的脚边。如同名字一样,他整个人被黑暗包围着,没有被丝毫阳光触及。

看着静立门前的鹤丸国永,审神者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有新任务下达呢。”他顿了顿,举起了手中的纸张。

鹤丸国永清楚的看到了上边的字迹——“讨伐黑暗本丸”。

“这可真是……吓到鹤了……”鹤丸国永轻声说道。让一帮暗堕的付丧神去讨伐黑暗本丸,这个时之政府果然是没救了吧?

“走吧?”不知何时审神者已经走到鹤丸国永身边牵住了他的手,“一起去通知大家吧。”

看着手牵手走在走廊上的两人,被路过的众刀只感觉眼瞎,想愤怒的踹翻这盆狗粮。

“叮——”标志着集合的铃声很快响起,众刀快速的结合起来,看着仍紧握着对方双手的两人,突然想拔刀砍人。

髭切暗搓搓的握住了自己可爱的弟弟的手。瞬间膝丸的脸就红到了脖子根,隐约还能看到头上冒的热气。

大和守安定看了看审神者和鹤丸,又看了看髭切和膝丸,迅速的拉住了清光的手。加州清光倒过头不看他,但是手诚实的握紧了对方。

“今天原本要组织第一次出阵。”看着到齐的众刀,审神者缓缓的开口,“但是刚刚狐之助送来了紧急任务。”审神者突然停了下来,环视一遍众刀。

“那么,鹤丸国永,今剑,宗三左文字,药研藤四郎,堀川国广,蜂须贺虎彻。跟随我前去——讨伐黑暗本丸。”来不及吐槽这奇葩的配置,紧跟其后的话就像一个大锤子猛地砸到了众刀的头上。

“开什么玩笑!?让我们去,讨伐黑暗本丸?”

看着震惊不已的众刀,审神者仍是那种平稳的语气,没有任何波动:“那么请被提到名字的各位尽快准备,一个小时后在此处集合。”

鸡飞狗跳的一个小时过后,六把刀和一个审神者按计划前往任务地点。

跟着弟弟来送今剑的髭切看了看同样前来送行的刀们,突然笑了起来。

“兄长你在笑什么啊?”膝丸傻乎乎的看着自己突然笑得开怀的阿尼甲,完全摸不着头脑。

“几乎都在这里了呢!”髭切微笑着回答道,“本丸里的刀们。”

“髭切殿请问您发现了什么吗?”隐约感觉到了什么的一期一振急切的询问道,“对于这奇怪的配置!”

“伊达家的各位、三条和我们、左文字和曾属于织田信长的各位、粟田口、国广和新撰组,最后是虎彻。”髭切微笑着总结到,“整个本丸几乎齐聚了呢!”

事实上……整个本丸已经齐聚。

 


评论(6)
热度(21)

© 一只秃头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