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秃头的仓鼠

一个为爱写文的辣鸡作者……
但是现在找不到爱了……

【三山】又逢七夕时

Ooc  兔妖三日月×性转被被

七夕贺文 

来自月月的梗 @海棠花未眠  

……

 

“又快到七夕节了啊!”三日月舔了舔前爪给自己洗了个脸,结束了这次拜月。

“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呢……”三日月轻轻地从石头上跃下,在草丛里穿梭起来,“不过我也是只小兔子不是吗?”

蓝色的兔子矫健的奔跑着,随着她的一次次跳跃光滑又不失蓬松的皮毛在月光的照耀下宛如一批上好的锦缎。如此美丽的兔子,一定能卖出个好价钱吧!千年前的那个商贩一定是这么认为的。不然,此时哪会有什么千年兔妖三日月,估计是只剩枯骨化作的黄土和一句“兔肉锅真好吃”的感叹吧。

但是三日月却并不憎恨那个商贩。毕竟富贵险中求,那一场危及性命的灾祸正是三日月一生的转机。作为一只兔妖,他倒是不求什么荣华富贵,令他念念不忘的是那富贵的小姐。他心爱的人,山姥切国广。

他们过得第一年七夕,算不上美好。试图逃跑的兔子和阻止他逃跑的小姐每天都在斗智斗勇,就算是七夕佳节也没有停下。

趁她转过头拿药的时候,三日月拖着受伤的腿冲向门外,可惜腿上的伤势太重,刚刚跑到草丛里就被抓住了。不甘的挣扎着,然而他终究是一只不到三百岁的兔子,受着重伤的身躯被柔软的手牢牢地箍住怎么也逃不开。最终认清现实的兔子放松了力道屈服于现实,富家小姐开心的准备把他抱到怀里,这时他伸头往前一探啃着一颗蓝色的小花被抱了起来。

奇异的蓝色兔子叼着与他毛色相同的小花被人抱在怀里,因为姿势的关系,柔软的腹部露在外边再配上他那无辜的表情,实在是惹人怜爱。山姥切国广取下他嘴里的话,笑着问:“这是给我的吗?你也知道七夕节吗?”

“放开我的加餐!”三日月在心中无声的呐喊着,然而山姥切国广听不见他的心声,她开心的将蓝色的小野花插进珍贵的花瓶里,再也没有取出来。也正是那次,三日月宗近记住了七夕这个节日。

若说那次七夕是三日月过的值得回忆的第一个七夕的话。他七百岁那年过的七夕,便是最美好的七夕。

简简单单的木方桌上摆着几道并不精致但美味至极的菜,还有单独为三日月准备的一小碟蔬菜。切成小块的水萝卜,嫩嫩的小白菜还有在田边采的野菜,满满一碟对于一只兔子来说算是不可多得的美食了吧!三日月埋头啃着自己的晚餐,时不时抬起头看看坐在桌边的山姥切国广,她默默地吃着饭,脸上带着恬静的笑容。若是正好与三日月对上眼,还会对他笑一笑。而这难得的微笑足以使三日月口中的变得如天上的仙草一般美味了。

然而美好的时间过的总是那么快。正如同第一世的她用一半寿命救了重伤的他一样,第二世的他用七百年修为换来她第三世的长寿与安宁。负心的未婚夫和万恶的强盗已成为过去,而现在……

三日月停下脚步,此时的他正处于热闹的街上,忙于过节的人们并没有注意到路上的这只蓝色的小兔子。而他也无心关注这些。望着前方亲密相依的两个人,女生那熟悉的身姿三日月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请回头看看我……”三日月喊道。

山姥切国广疑惑的回过头,身后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身旁的男人关切的问。

“我觉得……有人在叫我。”山姥切国广不安的回答道,“就像‘他’一样。”

“妹……”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还信着那个梦啊!怎么可能有能变成人的兔子呢!别傻了,快找个男朋友吧!”

“我不要……我要等他!”山姥切国广坚定地回答道,“我忘不了,他在强盗手中救下我的身姿。”

“可是……你什么时候遇到过强盗啊……”

“……”

人妖殊途。

相见不如怀念不是吗?


评论(13)
热度(30)

© 一只秃头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