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秃头的仓鼠

一个为爱写文的辣鸡作者……
但是现在找不到爱了……

【髭膝】依赖

髭膝  哨兵向导   向导髭切×哨兵膝丸  ooc  略病

 

……

 

初夏的清晨还不是很炎热,然而蝉鸣声已经响起。已经略微有些刺眼的阳光被厚厚的窗帘遮住,屋中一片黑暗。虽只是初夏,但是担心自己的兄长热到的膝丸已早早把空调打开。然而又担心兄长着凉,于是床上依旧用着厚厚的蓬松的被子。

宽大的双人床上此时只有髭切还在睡。作为哨兵的膝丸每天都会早早地起床锻炼并且为自己亲爱的兄长准备早餐。而作为向导的髭切自然不需要那样做,毕竟向导应当被照顾已经是社会公认的准则。作为髭切的哨兵,膝丸理应照顾他的向导。作为一个优秀的哨兵,一个听话的弟弟,膝丸认真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床上的人终于睁开了双眼。刚刚苏醒的髭切还有些迷糊,呆呆的坐在那里。而通过精神链接紧密关注着兄长的膝丸已经迅速赶来。

“我进来了,兄长。”膝丸轻轻地敲门,收到髭切通过精神链接传来的回应之后,便推门进来。屋子里仍是黑暗一片,膝丸并没有拉开窗帘,而是打开了房间里的灯。毕竟,外边刺眼的阳光并不适合刚刚睡醒的髭切。

膝丸拿起一旁的衣物开始帮自己的兄长换衣服。髭切习以为常的享受着弟弟的服务,顺便观察着自己的衣服,很好和弟弟丸同款。

“那么……早上好,弟弟丸。”一如既往的微笑,一如既往的忘记名字。

“是膝丸,兄长。”膝丸习以为常的纠正自己的名字,但是他也知道这根本没用。下一次仍是这个结果。

换好衣服,髭切便去洗漱,而膝丸则抓紧时间去把早餐盛出来。小火慢炖了一早上的粥绵软顺滑,现在盛出来待到髭切出来的时候,温度正好入口。再煎两个溏心蛋调一小碟开胃的小菜,美味的早餐便准备好了。此时髭切正好洗漱完毕从楼上下来。

吃过早餐髭切决定到院子里看书,作为一名职业作家,他也是要进行学习的不是吗?虽然这个职业作家只是糊弄小镇人的谎言罢了。听到兄长的要求,膝丸并没有劝他待在屋里躲避屋外晒人的阳光,而是立刻在凉爽的树荫下摆上舒适的桌椅,接着又端来一壶冰饮,一份点心,想了想又准备了一个盛满冰块的小盆摆在旁边,这小小的地方立刻充满凉意。

“啊呀呀,真是细致呢!操心丸。”对于膝丸这一系列的行动,髭切冷静地看着,笑着打趣他。

“是膝丸,兄长。”习惯性地纠正自己的名字,膝丸为髭切换好鞋子,跟着他走到树下,为他斟了一杯饮料。

“弟弟丸不需要去干自己的事吗?如果家族出了什么事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哦。”髭切惬意的喝了一口冰饮,并没有急着看书,而是倒过头看向膝丸。

“那么,我去处理事物了,兄长。”膝丸退后一步,“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请立刻叫我,兄长。”

注视膝丸远去的背影,髭切神色不明,待到膝丸进了屋子他才低下头开始看书。

膝丸走进书房开始处理事务,面前的窗子正对着院中,髭切的身影一眼便能看清。他批改几份文件便会看髭切一会,手边的电脑上依然显示着家中各处的场景,卧室,厨房,客厅,浴室,玄关,院子还有大门外。监视器监视着家中的任何地方,而比监视器更为灵敏的是膝丸身为哨兵那灵敏的五感。然而膝丸不知道的是,在他自以为隐蔽的注视髭切的时候,他的一举一动早已被髭切的精神网所掌控。

低着头假装在看书的髭切根本没有将那无聊的文字看在眼中,而是无时无刻的关注着自己可爱的弟弟。他认真批改公文的样子,他偷偷的看着自己的样子,他为监视自己而愧疚的样子,他被叫错名字时失落的样子。可惜,现在的膝丸学会了掩饰自己的感情,他伤心失落的样子已经很少见了。

啊啊……我的弟弟真是可爱啊!我可爱的膝丸。随意的翻过一页,髭切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这甜美的微笑欺骗了很多人。小镇上的人,敌对公司的人,甚至是家族里的部分人。

多少人认为髭切能成为家主只是因为他长子的身份,毕竟他是一名向导,性格也是温和而淡泊,公司里家族里的事物也是弟弟膝丸在处理。膝丸作为一名哨兵,干练,强大,更符合人们传统观念里的掌权人的形象。

那所谓的源氏家主只是个摆设吧!不了解的人们随意评价道。他只能依赖他的弟弟,那个强大的哨兵。

转眼间已快到正午,时间已经不早了。髭切放下书悄悄起身。此时的膝丸正在处理一份文件,根本就没有发现。待到他批完文件抬起头时却发现髭切已不再那里。

“兄长!!!”膝丸猛地起身,面露惊恐,他肌肉紧绷准备向外冲去。

“怎么了?弟弟丸。”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髭切向前一步抱住了他,语气同平常一样没有丝毫异常。

“兄长?”膝丸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似乎在惧怕什么,“兄长……你在的……兄长……”

“是的哦,我在这里,撒娇丸。”髭切笑着回应道。他放开膝丸顺势坐到了膝丸之前坐的椅子上。

膝丸转身直视着髭切,认真的确认他身上的一丝一毫,紧接着轻轻跪在他面前,将头买到髭切胸口,双手紧紧地搂住他,口中不停地呼唤着“兄长……兄长……兄长……”

髭切并没有在意,而是拿起桌上的文件翻看着。

“这里不行哦,粗心丸。”他将那份文件随意的扔在地上,缓缓的抚摸着膝丸的头,“这样可不行啊!马虎丸。你这样如何继承源氏?”

“对不起……兄长……都是我的错……”膝丸忏悔着抱得更紧了,“我会努力辅佐兄长的……请兄长不要放弃我……”

“真是的,哭哭丸,这么大了还撒娇。哥哥就在这里,不会离开你的。”髭切一边说,一边抚摸着膝丸的背安抚他,“现在是中午哦,犯错丸。这个错误我们晚上再谈哦。现在,应该是午餐时间。”

听到髭切的话,膝丸微微一颤,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隐秘的兴奋,是惧怕吗?不,是期待。

犯错的弟弟下楼准备午餐,髭切坐在椅子上,处理那份文件,写在文件上的字迹与之前的没有丝毫区别。

“居然故意犯这种错误,今天晚上要如何疼爱你呢?我可爱的弟弟。”甜美的声音在房间里想起,温柔的笑容一如既往,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子,源氏的家主认真的思考着如何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楼下的膝丸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今夜,极为漫长。

 

 

 

 

 

 

 

 

 

答应的 @湘 点梗……但是写的特别烂,很抱歉。哨兵向导的设定没有起到太大作用,感觉是一篇很糟糕的文……第一次写髭膝的文,兄弟俩的性格把握的不是很好,纠结了两天无从下手,更新的这么晚,可能辜负了你的期待,真的很抱歉_(:з)∠)_


评论(12)
热度(119)

© 一只秃头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