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秃头的仓鼠

仓鼠不吃叽秃了!双黑真好吃!目前专注髭膝。是个杂食,除过个别其他都能吃进。山姥切国广亲妈粉。

【三山】想要了解你

三山 身体互换现代  三条大佬三日月×国中生切国 ooc

  ooc会很严重 完全没有逻辑 流水账  随便吃吃吧……哈哈

&&&&&&&&&&&&&&&&&&&&&&&&&&&&&&&&&&&&&&


“反正……我不是过是个仿品而已……”连帽衫少年失落的看着他。

“切国……”三日月闭了闭眼,最终只是揉了揉山姥切国广的头。

“再见……”山姥切国广转头离开,明明身处热闹的大街,却尽显独自一人的萧瑟。

“切国……”三日月捏紧手中的车钥匙,最终也没说把那句我送你回家说出口,“我……想要了解你啊……”

 

三日月回到三条大宅,小狐丸仍在加班处理公事,今剑和岩融早已入睡,石切丸在房间里做神事。为自己泡一杯茶,卧在沙发上静静地思考今天的事。他和山姥切吵架了。作为一个出身良好,备受宠爱,智慧与美貌并存的三条家大少爷,他一直无法理解山姥切国广的自卑,之前好用至极的身份此时却成了阻碍,宛如一道城墙隔在两人之间。

不知何时,三日月已沉沉睡去,橙黄的灯光照耀着他精致的脸颊,一夜无梦。

 

“兄弟!该起床了!”堀川国广大喊道。钟表的指针已经指向六了,此时已经远远晚于山姥切国广平时的起床时间。难道是不舒服吗?堀川国广想起昨天晚上兄弟失落的回来,一声不吭的把自己关进房间,连牛奶都没有喝就睡觉了。啊啊……果然是三条家那个家伙干的吧!回来果然应该和他好好谈一谈啊!手中切菜的力度不自觉的重了起来。

三日月缓缓地睁开眼,外边传来的切菜声使他陷入一阵震惊之中——我们家还有人做饭!?那声“兄弟”更是把他吓得立刻清醒过来。要知道从他会坑小狐丸开始,三条家的各位就开始互称名字了,今天三条家是都吃错药了吗?

然而等他爬起来之后,三日月立刻明白,这里不是三条家。这个房间,这种简约而温馨的装修,向来不是三条家的风格,看了看自己的手,觉得无比熟悉……这是切国手呢!再看看放在一旁的衣物,枕边的手机。不会错的,此时的三日月无比肯定,此时的他,成为了山姥切国广。

虽然很震惊,但是心中又有一丝窃喜——可以好好了解切国了呢!

三日月决定,今天他要成为山姥切国广。笨手笨脚的换好衣服,并没有选择山姥切通常穿的连帽衫,而是换了一件衬衣。毕竟作为三条家现任的掌权者,三日月宗近平时还是习惯穿西装的。虽然私服品味很差就是了。

慢吞吞的走到洗漱间梳洗。这对三日月来说很是新奇。毕竟三条家的每个房间都配备有洗漱间,自己的洗漱用品与他人的放在一起更是不可能。普通大小的房间,在三日月眼中却尤为狭小。真是新奇呢,这一切。这就是切国平时生活的环境吗?三日月暗暗想到。

镜中映出的面孔精致而漂亮,三日月对着镜子笑了笑,映出的美好画面使他不由得失神了几秒。我家的切国就是这么可爱!

“咔咔咔!兄弟似乎开朗了一些呢!”目睹了这个场景的山伏国广非常欣慰。他走到餐桌前帮忙摆起了餐具。

“兄弟今天是不是不舒服?”堀川国广对于山姥切国广今天的异常分外的担心。将早餐盛到盘子里,又为山姥切的牛奶多加了一勺糖。

三日月出来时看到的就是简单而家常的早餐。普通的牛奶煎蛋和培根还有烤面包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桌上的餐具也表明这是一家三口的早餐。

“诶呀呀……真是令人吃惊呢!”三日月暗暗想到。三条家很少一起吃早餐,毕竟小狐丸被他坑着接手了公司的大部分工作,今剑、岩融和石切丸都有自己的事要忙,起得比较晚的三日月自然不会和他们一起吃早餐。

三人坐到餐桌旁,开始享受美味的早餐。然而人的气质是无法改变的。在山伏国广和堀川国广眼中,今天的山姥切国广异常的奇怪。举手投足间自带一股从容的感觉,吃饭的动作也有一种优雅雍容的气质。和平时的他,完全不一样。

“兄弟……今天是不舒服吗?”堀川国广担心的询问道。三日月打了个哈哈蒙混了过去,虽然堀川国广心中仍有疑惑但是并没有再询问。

 

虽然三日月总说自己是个老爷爷,平常也是稍稍的有些笨手笨脚的感觉。但是不可否认,他的能力无人能比。“山姥切国广”今天在学校也是那么优秀,并且,和往常不同的是,今天的他没有穿连帽衫,气质也更显开朗,没有往常那种阴郁。

当太阳不被乌云遮盖时,有谁能拦住他散发光芒?

接受着众人的注视的三日月不得不承认,他的恋人,山姥切国广是如此的耀眼。

坐在山姥切国广的位子上,翻着他的笔记本,工工整整的字迹,认真细致的笔记。翻看得人可以感受到他上课的用心。

“这是……”手一抖,什么东西从本子中掉了出来。三日月拿起那张折叠的纸片,犹豫再三,还是打开了它。

‘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纸片上满满的全都是三日月的名字。从工整到潦草,字体的不同反应着书写者内心的不平静。

“山姥切君。”正在三日月震惊于纸上的内容时,一位女孩子叫住了他。

非常可爱的女孩子,精心打扮的衣着,精致的面孔,虽然比不上三日月,但是另有一番魅力。然而令三日月内心极为不平静的,是她手中的信封。粉红粉红的,散发着pikapika的气息。

“山姥切君,请你收下。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回应我的。”女孩将手中的信封递过来,灿烂的笑容中透着一丝失落,“你有喜欢的人了对不对。这几天上课你都在走神,发呆时也在念着谁的名字。是谁呢?”

“是谁呢?我也想知道啊!”三日月心中燃起了妒忌的怒火。

“就是纸上这个人吧!”女孩继续说道,“看得出你很爱他。所以,我今天将这封信递给你。一是为了告诉你我的感情,虽然结局已经注定。二是希望你能坦率的表达出你的感情。今天的你,和以往不同。怎么说呢?那种自卑感消失了。虽然不知道明天的你会不会和往常一样。但是,我想告诉你,在我的心中,你是那么的耀眼。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我也无权询问。但是,你心中的那个他,一定可以帮你解决。说了这么多,真的很抱歉。希望你获得幸福。”

未等三日月回答,女孩便跑开了。看着手上的信封,三日月无声的笑了,“真是狡猾呢!如果真的是他,必定会在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吧。不过……这封信……还是由我收下吧!”

 

转眼间,已迫近黄昏,听着下课的铃声,三日月开始迅速的收拾东西。他知道,有人在大门口等他。

果然,走到校门口时,有个人从人群中冲了过来,拉住他就跑。

三日月顺着他的力度,跟着向前跑去。

带到学校已消失在视野中,三日月停下了脚步,不容抗拒的握紧对方的手,迫使他停了下来。

“切国,我们来谈谈吧!”三日月拉着对方的手,进了旁边一家咖啡厅,“今天是切国付账哦!”未等对方回答,三日月便自顾自的让店员开了个包厢,点了两份咖啡。

待到服务员关门出去,对方便迫不及待的开了口:“三日月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自己”焦急的面孔,三日月不紧不慢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呢,切国。但是……”

“但是?”

“我爱你哦!我愿意和你分享我的一切,我希望和你共度未来。以及,之前我没有考虑过你的心情,自顾自的做那些事真是对不起。”

“为什么突然说这些……我们不是已经……”

“我没有同意啊!老爷爷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彼此相爱的恋人,怎能就此分开?”

“你!”

“我感受到了哦,切国的爱意。”三日月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纸,看着对方刷一下通红的脸,心中有些好笑,毕竟那是自己的脸。一直都是从容不迫的他,从未露出这样的表情。

“切国!”三日月突然靠近了对方,“我爱你!”

……

“哈,亲自己的脸感觉好奇怪。”

……

“啊!变回来了。”

……

“客人,您的咖啡。啊!抱歉打扰了。”店员将咖啡放到桌上便急忙离开了。

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山姥切僵在三日月身上,看着身下人美丽的面孔,大脑一时没了反应。

三日月趁机将他拐回自己家,来了个甜蜜的夜晚。至于隔天被堀川国广堵在家门口这种事,就是另一回事了。毕竟,猪拱了白菜,被打也是应该的。

至于两人吵架的原因……付账什么的,轮流就好啦!

三日月:“那么下一次该我了,切国!”

山姥切国广:“为什么?上次不就是你吗?”

三日月:“不不不,上次是你哦!”

山姥切国广:“哈?”

三日月:“是你的灵魂在那具身体里哦!”

山姥切国广:“你这家伙!”

 


评论(3)
热度(47)

© 一只秃头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