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秃头的仓鼠

一个为爱写文的辣鸡作者……
但是现在找不到爱了……

【刀剑乱舞】欧审今天也在试图偷渡

看文的时候发现众短胁打老是被嫌弃,于是有了这篇文。没什么逻辑,ooc严重。欧到令人可怜的欧洲审神者。就是酱紫!

¥¥¥¥¥¥¥¥¥¥¥¥¥¥¥¥¥¥¥¥¥¥¥¥¥

说道偷渡船票啊,这可是众多非洲酋长梦寐以求的东西!传说中的欧洲大陆如同天堂一般令人向往。那些令人羡慕的欧洲审神者过的日子是那么的美好!左边抱着天下第一美三日月宗近,右边搂着隐形五花小狐丸。四花太刀围在身边说笑打闹,两个欧洲小学生承欢膝下!啧啧啧这滋味!想想就美啊!

欧审就是这么一个令人妒忌的审神者。初始刀歌仙兼定,初锻刀厚藤四郎。接下来平野藤四郎立刻赶来,骨喰藤四郎后来居上。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立刻骑着小云雀飞奔而来,四花太刀紧随其后。大太刀萤丸和薙刀岩融也相继而来。

多么可怕的欧洲人!目睹了一切的狐之助感叹道。不过,想必他的欧气也快用尽了吧!说不定他一生的欧气就在这两天内消耗完了。估计接下来等着他的就是传说中的——130地狱了吧!

自认为看破了一切的狐之助摇了摇尾巴离开了这个本丸。

如同它所料,欧审接下来确实是进入了重复的地狱。不过不是130地狱。而是三日月地狱。虽然都有三,可是却完全不一样。130地狱好歹出好几把刀是吧!三日月地狱确实可怕到只有一个三日月宗近!

身为天下五剑,日本刀第一美的三日月宗近,成功的成为这可怜的审神者的锻刀噩梦。而剩下的几把刀也成为审神者的捞刀噩梦。一般不出,出就重复。

如果说本丸里最为这该死的欧气而烦恼的是审神者的话,紧跟其后的便是“天下短刀皆我弟”的一期一振了。

每天早晨醒来,一期一振都会把自己的弟弟数一遍,123。好了没了。是的,可怜的一期一振现在只有三个弟弟!厚藤四郎,平野藤四郎,骨喰藤四郎。他剩下的欧豆豆们一个都没来!他能干的弟弟药研,他害羞的弟弟五虎退,他的小叔叔鸣狐……一期一振毫不怀疑,他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一期一振了。

欧气十足的审神者每次派遣远征都是大成功,小判箱更是一个接一个的来。看着库房里成堆的资源小判,欧审感叹道:“来点别的好吗?”听到审神者的感叹,主动担任近侍的一期一振立刻抱来一堆三日月宗近:“正好锻刀室放不下了。”

审神者:冷漠.jpg

欧审,一个可怜的审神者。成功创下就职一个月只有十二把刀的记录。为此时之政府怀疑他恶意摧毁短刀,特意派狐之助过来给他做教育。

作为一个自认为见识过很多这样的审神者的式神,狐之助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也算是了如指掌。不就是劝审神者不要刻意追求太刀大太刀吗?这个它在行啊!面对过好多个了!

狐之助来到本丸之后,仔细观察一下本丸里的刀,看看,个个是珍惜刀。再看看抱着三个弟弟伤春悲秋的一期一振。可以断定了,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一定是把剩下的普通刀都给刀解了!真是个过分的审神者啊!

面对狐之助的指控,审神者愤怒至极:“你他妈的怎么不告诉我还能刀解!”接着就提起狐之助向锻刀室走去。

被愤怒的审神者提在手里的狐之助感到一阵心惊,既然没有刀解……那么那些小短刀们难道都是出阵时……天哪!这个审神者简直人渣!

下定决心要把这个审神者上报抓起来的狐之助突然被扔了出去。随着一阵空中飞行,紧接着他就到掉进了刀堆里。睁开眼睛一看——三日月宗近。

据回到时之政府报告的狐之助表示它那天见到的三日月宗近比他以前见过的三日月宗近加起来都多。太可怕了,知道如何刀解后的审神者带领着全本丸的刀往刀解池里扔三日月宗近的场面简直是它一生的噩梦。而三日月宗近一边“哈哈哈”一边往刀解池里扔三日月宗近的场景更是在它心中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那么问题来了,求狐之助的心理阴影面积。

作为一个全员上阵也只能凑满两个队的本丸的审神者,欧审每天过得都很惨。出阵任务一个队,远征任务一个队,本丸里的当番自己干。还有比他更可怜的审神者吗?

走在本丸里听到莺丸叨叨大包平,岩融在念叨今剑,一期一振带着仅有的三个弟弟在想念其他弟弟还有小叔叔。三日月一边喝茶一边哈哈哈。就连歌仙和江雪也在时不时的提起小夜左文字。欧审表示我现在他喵的就想死!

作为一个人力资源缺乏的本丸,每天出阵的队和远征的队几乎都是固定的。三日月宗近,小狐丸,萤丸再加上三把四花太刀,剩下的那一把和岩融,歌仙一起带着两把锻刀一把胁差去远征。战斗力强大也是唯一一个令欧审感到安慰的地方了。虽然也没什么卵用也就是了。毕竟多次出阵会红脸。

每天的日课中最令审神者讨厌的就是锻刀了,其次便是演练。每次带着队到演练场时都会得到众多审神者一句:“呵,晒刀啊!欧洲人了不起啊!”

而他如果和所谓的非洲审神者的队伍演练,对手就会速战速决根本不想理他还会给一个厌恶的眼神。而如果跟欧洲审神者对上了,两人还能说两句话。

“你也有三日月宗近啊!哈哈哈,我这把锻了好久呢!虽然小狐丸,鹤丸他们几个很好出就是了。”对方审神者自豪的说。

“真的啊!那我用五把三日月换你一把今剑好不好!”欧审停止看着对方的今剑流口水的行为并认真的提出了建议。

然而对方审神者并不想理他生气的带队走了。

欧审的本丸里每天都充斥的忧郁的气氛。

欧审:诶……今天也只出三日月。

莺丸:诶……今天大包平也没来。

岩融:诶……今天今剑也没来。

江雪:诶……今天也不和睦。(要出阵)

一期一振:诶……今天弟弟们也没来。

三日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他刀:真鸡丢人,退群吧!)

或许是欧洲上帝不忍心看着欧审这么为人力资源而担忧。时之政府出了这批审神者就职后的第一个活动——沉眠于地下的千两箱。人称一期一振挖弟弟。

对此本丸的一期一振和他仅有的三个弟弟们高兴的抱头痛哭。虽然只有一个,但是听经历过的本丸的刀们说,这个活动特别容易出短刀。说不定他们还能捞到几个兄弟呢。

事实证明那种东西没有的!摇头.jpg

除了五十层必有的博多藤四郎,其他出现的全都是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

看着审神者往刀解池里倒三日月宗近们,一期一振冷漠的抱紧了自己辛苦挖到的弟弟。而博多藤四郎并不想一只被他抱紧,只想躺倒本丸仓库里的小判堆上数钱。

博多藤四郎,本丸里的第十三把刀,在仓库里数小判数到吐之后,成功的认识到这个可悲的本丸的现状。为此,他联合急迫的想要新刀的审神者,急迫的想要弟弟的一期一振,为本丸的未来担忧的歌仙兼定,一人三刀试图在黑市中买刀。然而他们把价钱提到十把三日月宗近换一把也没人理。毕竟并没有黑市这种东西。冷漠.jpg

欧审:“果然是三日月太不值钱了吧?”

博多:“根据我的打探三日月应该很难得啊?”

一期一振:“哪里难得了?仓库里锻刀室里到处都是!”

歌仙兼定:“这个本丸药丸!”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哈!”

发现有审神者试图换刀买刀前来查看的政府工作人员(非洲人):“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打人:-D”

而在欧审成功的从新人进阶到资深审神者,手中的刀也增加了好多把比如说数珠丸恒次啦,sada酱啦,等等多把欧洲刀之后,他成功的遇到了人生的转机——隔壁新建了一个非洲本丸!


评论(6)
热度(90)

© 一只秃头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