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秃头的仓鼠

一个为爱写文的辣鸡作者……
但是现在找不到爱了……

【刀剑乱舞】神隐完成时

答应 @三秋桂子  小天使的点梗_(:з)∠)_   虽然并没有准确的梗  男审×刀(一期一振)三山 ooc

小甜饼 小甜饼小甜饼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绝对绝对没有刀!我发誓!

终于对振哥下手了哈哈……→_→

说实话作为我家最后一个来的四花……来之前其实一直没想过要他……挖地总是睡着所以错过了好多小短刀TAT他来的那天差点把我吓死……数一数自己的小短刀完全没有脸见他……说这么多就是想说啊……这篇文里的他可能ooc的很严重,请见谅。

 

&&&&&&&&&&&&&&&&&&&&&&&&&&&&&&&&&&&&&&&&&&&&&&

 

“一期……一期……醒醒……早上了哦!”审神者的声音在耳边回荡,一期一振很快清醒过来。悄悄地起来,换好衣服。熟练的动作并没有惊醒身边的弟弟们。

“一期哥,今天要出阵吗?”不知何时醒来的药研小声询问他尊敬的兄长。

“是的,今天要去厚坚山。你们今天没有出阵任务,再睡一会吧!”阳光一般温暖的笑容,充满关心的话语,是啊,这就是一期一振啊!粟田口大家族的长兄。审神者撤回了灵力,等待着自己的近侍大人的到来。明明是恋人,却要分居,真是痛苦呢!

“主上,我可以进来吗?”水蓝色发色的男人,恭敬地跪在门外,一丝不苟。

“当然。”审神者拉开门,没了纸门的阻拦,两人的脸几乎要碰到一起,“一期啊……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充满笑意的话语在一期一振耳边响起,惊慌失措的他连忙反驳,“当然没有!您为何会这样想?”

审神者突然伸手将他拉入怀中,顺势躺倒在地上。两人一上一下,暧昧的姿势使粟田口家的兄长脸上泛起漂亮的红色。

“我们明明是恋人啊!本丸的大家都知道不是吗?为什么要这么生疏的对待我呢?”审神者将头埋到一期一振颈边,口中的热气呼到精致的锁骨上,激起身上人一阵战栗。

“我……为了主上不受政府的处罚……我……不想离开主上……”一期一振悄悄用双臂搂紧了他的恋人,发自心中的话语如同小锤子敲打着审神者的心。啊啊啊,多么可爱的他啊……好像藏起来,让其他人一辈子都见不到。

“哈哈哈!年轻人的早上真是激烈呢!”不知何时出现的三日月突然出声,吓得一期一振立刻从审神者的怀抱里爬了出来。

“主,主上!我去出阵了!”慌忙离开的一期一振,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锁骨上审神者留下的小小纪念。

“切……”看着一期一振远远地跑开了,审神者不甘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三日月……你很闲吗?”

“哈哈哈!并没有啊!老爷爷我只是在找切国的路上恰巧遇到了你们而已!”凌乱的衣物,扎歪的头巾,都证明他说的有理,然而寻找一楼的山姥切国广却路过二楼,也太不可能了吧。

“你把我当傻子吗?三条家的!”审神者盯着三日月,眼中闪烁的晦暗的光。“如果你想跟我抢一期的话,就算你有最珍贵之名,我也不会手软的啊!要知道,‘前妻’只能是‘前妻’!”

“哈哈哈!夫妻刀什么的,只是人类强加的名义不是吗?我的真爱是切国才对啊!”三日月自顾自的笑着,仿佛没有看见审神者的表情,“遇到恋爱的问题,就算是神明——也会迷糊呢!”

“三日月!你怎么跑到主上这里了!”山姥切国广急匆匆的冲了过来,“你不会又迷路了吧!怎么跑到主上这里了!别打扰主上工作啊!”

“哈哈哈!被切国发现了呢!”三日月被山姥切急匆匆的拖走了,当然,那个有礼貌的孩子不忘替他向审神者道歉。

“啊啊啊……真是糟糕的老头子……虽然我也没资格说他。”审神者拍拍衣服上不存在的土,倒头回到屋里。

作为男性来说,意外的干净整洁的房间,粟田口家长兄最适应的和风中巧妙地点缀着些许现代化物品。要说有些不正常的,便是那些文件上格外大的署名了。放文件的方桌正对着房间的门,站在门前得人只要想,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文件上工整清晰的名字。

“为什么……不愿意收下我的名字呢?”审神者轻抚着刀帐上的一个个名字,“虽然知道你们是在担心我啊……可是……时之政府这种东西……不过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毁掉的垃圾啊……”

转眼间时间已过去大半,初升的太阳已移动到天空正中央,出阵的队伍也马上要归来了。

审神者放下手中的刀帐准备去迎接自己可爱的恋人,走到门口,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折了回来,“可不能让这些东西耽搁我和一期相处的时间啊……”手指在成堆的文件上轻轻拂过,洁白的纸张上便浮现了与那名字一般工整清晰的字迹。

待到一期一振归来时,审神者早已像往常一样等在门口。远远望见门口熟悉的身影,一期一振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幸福的笑容,夹紧马腹,飞奔向前。

“辛苦了,一期。”审神者将一期一振扶下马,轻轻的抱住了他。

“一期哥偶尔也要主动一点啊!不然审神者会伤心的哦!”脑子里回想起乱的话,本想挣脱开的一期一振也轻轻的抱住了审神者,“我回来了。”

其他出征的刀剑,不约而同的避过了他们,进到本丸中,路过这对热恋的小情侣时,大家的脸上都带着‘你懂得’的笑容。

抱够了的审神者拉紧一期一振的手牵着马向马棚走去,一期一振难得没有挣脱开他的手而是与他十指相扣更是令审神者开心不已。如果审神者也可以有樱吹雪的话,想必本丸现在已经被樱花瓣淹没了吧!

今天格外黏糊的两人一路上闪瞎了多少单身刀的眼,看着审神者特意为一期一振换的春景,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真是个恋爱的季节!

午餐时,一期一振难得没有和众多粟田口小短刀坐在一起,而是坐到了审神者的旁边,审神者开心的为一期一振不停地夹着菜,自己却只是偶尔吃几口,一期一振无奈的为他添菜,认真的看着审神者吃掉。

坐在旁边的鹤丸偷偷地挪了挪,离这对甜蜜的小情侣远一点。然而一抬头,对面不知何时坐到山姥切国广旁边的三日月哈哈哈的傻笑着,无视旁边国光兄弟充满威胁的眼神。“唉……真是不给单身刀活路啊!”鹤丸无奈的感叹道,顺便偷偷地在大俱利的杯子里滴了几滴芥末油。

搞事鹤今天也在不停地搞事呢:-D

吃完午餐后,审神者拉着一期一振到房间里处理公务,说是处理公务,其实只剩下今天的出阵总结。小小的任务在能干的一期手中还不是轻轻松松。

将手中的纸张整理装订好,一期一振抬起头松了口气,,今天的公务就这样全部结束了。

“尝一尝新茶吧!一期。”审神者不知何时已在阳台上摆好了茶具。与往常的茶具不同,今天的茶具是透明的玻璃制品,茶叶似乎也大不相同。一期一振在审神者对面坐下,看他一步一步的泡茶。随着热水的浸泡,茶叶渐渐舒展开,成了一朵一朵绚烂的花。

“今天是花草茶哦!有安神助眠的功效!”审神者为两人各倒一杯茶,透明的茶壶中花朵翻滚着。茶水是淡淡的黄色,还有几片花瓣在其中沉浮。一期一振捧起茶杯,抿了一口,味道意外的合口。

审神者并没有急着喝茶,而是撑着脸看着一期一振喝茶,见他放下茶杯,便切下一块羊羹推了过去,烛台切特制的羊羹,甜而不腻,是很好的茶点。叉起一块羊羹,送到一期一振嘴边,看他张嘴吃下去,偷偷地用手指蹭过他的舌尖。收回手指,用嘴轻触,看着恋人害羞的神情,此时此刻无疑是审神者最幸福的时候。

喝完茶,审神者拉着一期一振坐到摇椅上,为什么阳台上会有摇椅呢?当然是为此刻准备的了。吊起的球型摇椅坐上之后便慢悠悠的摇晃着,伴随着温暖的阳光,一期一振在审神者怀中沉沉的睡去。

拿起一旁的薄毯盖到两人身上,看着怀中人安稳的睡颜,审神者满足的笑着。

时光如梭,岁月静好。

这个本丸的神隐,早已完成,只是被神隐人或者说是刀并没有发现不是么?不,还是有察觉到的,然而那轮夜空中的弯月,早已沉迷于绚烂的阳光与翡翠之中,并没有阻挠的意愿。

为了你,我的珍宝,神隐整个本丸又何妨?

 

 


评论(12)
热度(47)

© 一只秃头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