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秃头的仓鼠

仓鼠不吃叽秃了!双黑真好吃!目前专注髭膝。是个杂食,除过个别其他都能吃进。山姥切国广亲妈粉。

【刀剑乱舞】这个世界没有逻辑!

三山  全员ooc   看见之前默念:作者是傻逼!!!  三遍

 

………………………………………………………………………………

 

我叫山姥切国广,是个刀精。恩,这个说法是跟审神者学的,她是个华夏人,我们跟着说华夏语。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个男朋友,很帅,很珍贵,跟我这把仿刀刀精不一样,他是天下五剑之一,国宝刀精。猜猜他叫啥?算了,告诉你们吧,他叫三日月宗近。

本丸的审神者是个亚洲人。她自己说的,据说这是血统的证明。不过三日月来了之后她就一直强调自己偷渡到了欧洲。可是本丸是在时空夹缝里啊?真是奇怪。

本丸建立的时间也很长了,基本上该有的刀都有了。恩,这里除了审神者,其他的都是刀精。本土那边好像是叫付丧神?随便啦。

我是这个本丸的初始刀,也是近侍刀。可以说是见证了这个本丸的成长。每天的日常也很固定。

早上起来先把三日月叫醒,然后自己穿衣服。如果今天要出阵,就穿出阵服,我不喜欢。还是内番服舒服。穿好衣服后给三日月穿衣服,他自己老是穿不好。然后拉着他去刷牙洗脸吃早餐。长谷部来之前,我还需要去处理本丸的事物,不过长谷部来了之后,就交给他了。说实话我真的很感谢他。处理事务还需要和很多刀沟通,太讨厌了。

我和三日月作为来得比较早的刀,练度已经满了。通常都是待在本丸里和莺丸一起喝茶。茶点很好吃。不过作为近侍,每天黄昏时还需要给审神者汇报每日总结。进审神者屋子前,一定要先敲门,然后等五分钟,等到屋子里奇怪的声音停止后再进去。进去之后注意忽视审神者压在坐垫下的奇怪漫画。她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其实本丸里的大多数刀都看过。

汇报完就可以吃晚餐了,然后回去睡觉。恩,还有做晚上该做的事。

本来一天的日常就是这样的,可是今天却很奇怪。

早上醒来手一摸,没有摸到三日月。太奇怪了,他一定不会比我起得早,就算起得早也会赖在床上装睡的,今天居然不在。睁开眼睛之后,感觉整个刀都不好了。我们的房间就是普通的和式房间,睡在榻榻米上。可是现在我居然睡在床上,还有床幔?还是恶俗的粉红蕾丝?幸好我的被单还在旁边。换了一身衣服,看起来还挺正常的,普通的衬衣长裤。然后披上被单,感觉没有什么可以打到我了!然后我就被吓到了。

披上被单时,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灯。然后那玩意居然亮了!还咚咚咚的晃了起来,是的,旁边出现了奇怪的字“咚咚咚!!!”。还自带符号。然后一只白鹤就从里边飞了出来。一只巴掌大的白鹤从巴掌大的灯里飞了出来。

“噔噔噔噔!吓到了没有!”那只白鹤这么说。前边四个字请自带声调的念。

作为一个刀精,我立刻冷静下来。不就是灯成精了吗?审神者说过,世界上有很多精——刀精、树精、妖精、戏精等等。虽然不知道最后一个是什么,大概就是戏成精了吧。虽然这个灯精长成鹤的样子,万一是人家的个精爱好呢?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这只鹤变身了。“砰砰砰”的,变成了鹤丸国永。恩,还是自带奇怪的字。我们本丸里也有鹤丸国永,他很爱热闹,可能是过去孤独太长时间了吧。说实话,爱搞恶作剧的他在本丸里出现过很多奇怪的形象。但是我可以保证,这是最奇怪的一次。还是巴掌那么大,身后有一对奇怪的小翅膀,用审神者的话来说,小精灵的翅膀。然后摆着奇怪的姿势(请参考魔法少女出场)。

“啊啊啊,我可爱的教女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嘛?”那个奇怪的鹤丸国永这么说道。

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刀精,我是冷静的。我并没有回话。

“哎呀呀!我知道了,切国酱一定是想我了对不对!”他自顾自的回答道。

我觉得这个鹤丸,多半是傻得。于是我决定去外边看一看。毕竟在这个房间里什么都做不了。

我没有理他,直接向门那边走去。他居然自己跟上来了。算了,不管他了。

刚打开门,一个“刷!!!”就冒了出来。接着就是两排人齐声鞠躬大喊:“早上好!哦可修萨玛!”最后那个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啊!还带口音!

接着一个穿着燕尾服的人突然出现,他九十度鞠躬,很恭敬的样子。

“山姥切大人,三日月亲王正在大厅等您,请移步。”不要叫我山姥切啊混蛋!虽然我很生气,但是听到了三日月的名字,我很担心他。于是我决定先跟这个人走。

路很长,一直在拐弯,奇怪的走廊谜一般的散发着光。终于,走到目的地了,前边是一个很豪华的门,按理说隔音效果应该很好,没想到里边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呵!居然敢冒犯我三条家的人!把他们家灭口吧!”是三日月的声音,但是这台词也太奇怪了吧。他是不是吃错药了,带赶紧把他带去给药研看看。

走上前去,推开门,果然是三日月,他坐在一个很贵的沙发上,穿着一身西服,但是脑袋上还顶着他原来的头饰。旁边是今剑,也是一身西服,还带着墨镜,嘴里叼着一根烟,但是没点着,不过他很认真的在抽。另一边是小狐丸,也是一身西服,非常霸道总裁的坐姿,认真的在数自己头发的分叉。太可怕了,小狐丸的头发都分叉了,其他人的头发还远吗?

他们发现我来了,齐齐倒过头来看我。三日月突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旁边出现一排小字“邪魅一笑  魅力+1”。搞什么啊!还使用技能啊?

这时在旁边乱飞的鹤丸突然激动起来,他大声喊:“切国酱!对方使用了技能!该你的回合了!是否开启自动模式?”

老实说,我应该选择不开启的,但是我没忍住,选了开启。然后我就惊悚的看着面前浮现一排大字“湖中仙女的被单”,然后我的被单就飞了出去,糊到了三日月脸上。放开我的被单啊!!!混蛋!

然后我就抄起本体把鹤丸和三日月打了一顿。本体哪里来的我也不知道。

打完之后,空中又冒出一排金色大字“山姥切国广胜”。接着一片金光洒下,他们两个就完好无损了。期间小狐丸今剑他们跟没看见一样做着自己的事。

“啊!我想我迷上你了!”三日月捏着我的被单放在鼻子前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同意订婚了,山姥切国广小姐。”闻什么闻啊?只有歌仙洗被单时用的洗衣粉的味道啊!别也为我不知道他们每天晚上把我的被单偷出去洗,我又不傻。

我又把三日月打了一顿,因为他叫我“小姐”。刚来本丸的时候就无师自通的叫我“切国”,现在开始客套了?欠打。

下手有点重,揍晕了,没办法,我只能把他抱到另一个沙发上让他枕着我的腿。怎么啦,平时在本丸就这样的啊。没什么奇怪的。

过了一会,他醒了,在我腿上蹭了蹭,然后继续装睡。还是老样子啊……

本来以为可以安静一会,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伙黑衣人。

“老大!码头的货出了问题!”他们看着三日月说。

刚刚还赖在我腿上的三日月立刻爬了起来,“哼!对面的人终于忍不住了吗?带人,跟我走!”

接着他倒过头来对我说:“呵呵,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像你这种养在深闺中的小姐一定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吧!不过你需要适应!我们三条家的夫人,可不能像你以前一样!”

说实话,手有点痒。刚刚把你打趴下,一转头你就给忘了。我带队刷5-4的时候,你还在山里迷路呢!

我跟着三日月去了码头……为了见识一下……呵呵……

我从没见过这么傻的打斗场面……不过三日月他们好像很起劲……算了,随他开心吧。说起来老是觉得有人在叫我。错觉吧?

三日月打完架后,直接拉着我上了一辆奇怪的车。车开了很久……停下来的时候,感觉外边吵吵的。我问三日月这是哪,他说是教堂。教堂?我们来教堂干什么?

下了车,突然有什么撒到我身上,拿下一片一看是花瓣。他们都在喊着什么,仔细一听“结婚快乐”。搞什么啊?

我转头看三日月,却发现他穿着一身白色西服。低头一看,我穿着一身同款白色西服。还好,我的被单还在。

然后我们就结婚了。恩,我很开心。

开了一场宴会,本丸里的大家都来了。很开心。

不过,本丸是哪?

和三日月一起睡在床上,他的睡姿很端正。明天还要早起,我也该睡了。不过……为什么要早起呢?

算了,睡觉吧。我现在很开心。

恩,我现在很开心。

……

“切国!醒醒!切国!”

……

“三日月,本丸不能再失去第二把刀了……”

……

END


评论(8)
热度(41)

© 一只秃头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