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秃头的仓鼠

一个为爱写文的辣鸡作者……
但是现在找不到爱了……

【刀剑乱舞】兄长与咖喱与午餐

粟田口亲情向    微量三山(年龄操作)  国广家亲情向  伊达组亲情向

设定为一期一振,三日月,堀川国广等已工作。被被、小贞、药研、鲶尾等初中。五虎退等较小短刀为小学。

重点在被被的年龄。

 

……………………………………………………………………………………

 

锅里的咖喱咕嘟咕嘟的冒着泡,土豆、胡萝卜、青豆还有切块的鸡胸肉在翻滚着。空气中弥漫着焖好的米饭的香气。这无疑是一顿美味的午餐,特殊的就是那非同一般的大锅了。

一期一振和崛川国广正在打包一次性餐具,爱操心的兄长们要保证一切都干净安全。

餐具装好了,咖喱饭也煮好了,两位兄长又忙着将咖喱和米饭搬到车里,带着锅。看看表——十一点半。还有半个小时,弟弟们就下学了。两位兄长坐上车,向小学开去。

这一切还要追溯到一星期前。

繁忙的一天过去了,工作已经结束,公司里的大家决定一起吃顿饭聚一聚。虽然互为上下属关系,但是作为以前的同学,关系自然是不错的。

难得的是一期一振也参加了。这位拥有众多弟弟的兄长每天都按时下班,鲜少出来聚。这会被抓住了,自是要好好“招待”。

鹤丸国永拉着次郎和日本号努力的灌酒,几杯酒下去,一期已经晕晕乎乎。

“真是稀奇呢!一期。”三日月笑着说,“你居然会出来。”

“啊啊……因为今天药研他们去同学家玩……只有我一个人在家。”被弟弟们‘抛下’的兄长伤心的把着酒杯不放,嘟嘟囔囔的说起心烦的事,“药研他们啊,上初中了……中午不回来吃饭……说是在学校外边吃……可是啊……我上次偷偷去看了看,都是一些小摊贩……那么不干净的东西……药研他们吃的拉肚子了怎么办……不合胃口怎么办……”

“哈哈哈是的呢!我也很担心切国啊!可是我给他送爱心午餐它却不吃,真是让老爷爷我伤心呢!”三日月立刻应和道。

听到兄弟的名字,堀川国广迅速的冲了过来:“请不要再带着法式大餐去学校给兄弟送饭了!三日月前辈!”

“哈哈哈哈不喜欢法国菜的话,英式料理怎么样?”

“三日月你是准备把山姥切毒死吗?”鹤丸立刻吐槽道。

“说起来,小贞也是在外边吃呢!既然那里条件那么差……”烛台切皱起眉头,提出了一个主意,“送饭怎么样?”

“我向兄弟提起过,”堀川国广也皱起了眉,“他不愿意,说是太引人注目了……”

“那么一起联合起来怎么样?几家一起吃,就不是很特别了吧。”莺丸放下茶杯,提议道。虽然在酒吧里喝茶很奇怪,但是这个主意确实不错。于是,操心的兄长们决定从下星期开始送饭。

这,就是事情的起因。

……………………………………………………………………………………………………

然而,计划跟不上变化。一期一振和堀川国广此时面临着大危机。

开始时,一切都很正常,一期一振看着锅子,堀川国广去找各家的弟弟们。很快大家边吃上了香喷喷的咖喱。看着弟弟们开心的样子,堀川国广和一期一振都很开心。然后,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或许是因为这里吃饭的人太多,或许是因为那些一次性餐具做的误导。有的孩子误以为他们和周围的卖午餐的人一样,就拿着钱走了过来。

“这个咖喱……好香啊……请问多少钱呢?”一个学生向着一期一振询问道。

“啊?这个……不是卖的……”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的一期一振尴尬的回答道。

“诶?可是……”那个孩子看了看药研等人,“他们不都在吃吗?为什么不可以卖给我呢?”

“他们都是我的弟弟。”一期一振相当自豪的回答道。

“诶!?这么多都是?你开玩笑吧……”那个学生看了看吃饭的七八个人,又看了看一期一振,软声请求道,“请您卖我一份吧,真的很饿啊!闻到您家的咖喱的味道,感觉别的东西都没胃口吃了!”

一期一振看了看锅子,还有很多。兄长们准备的饭足足是预计人数饭量的两三倍,此时还剩下很多。他又看了看那个学生,同堀川国广商量了一下。决定把饭分给他吃。还有很多不是吗?

堀川国广很快就盛好一份饭,淋上分量十足的咖喱,递给了那个孩子,“请用!如果不够的话,还可以再加。”

“非常感谢!”那个孩子将一张纸币放到锅子旁手中,接过饭吃了起来。旁边围观的学生,有学有样的放下纸币,看着堀川国广和一期一振。

“这……”两人对视一眼,只能为他们盛饭,毕竟这些孩子同自家弟弟一样饱受午餐的困扰不是吗?

堀川国广盛饭,递给一期一振浇咖喱。两人配合默契。并没有在意钱,但是学生们自觉地将钱放到了锅子旁边。

“唔啊……好好吃……但是有点没吃饱呢,再去买点其他的吧。”一个体格较大的男生放下筷子,准备再进行日常加餐。

“请过来吧,我再给你加一点。”一期一振笑着对他说道,“不够的话,还可以再加,吃饱为止。”

话音刚落,周围迅速的递过来几个盘子,一期一振挨个给他们加了饭菜,分量足足的,大块的肉蔬菜冒着热腾腾的蒸汽。

很快,午餐时间便过去了。一期一振和堀川国广看着各位弟弟们吃完饭,为他们整理整理衣着,目送着他们进入校门。

“这些钱……该怎么办呢?”看着锅子旁边堆着的纸币,两位兄长陷入了苦恼之中。没有办法,只能先收拾东西回去了。
“哈哈哈哈,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看看桌上得钱,又看了看空空的锅陷入震惊之中,“本来准备看你们带着多余的饭灰溜溜的回来……没想到居然发生这种事!”

“鹤丸你果然知道饭做多了!”烛台切非常生气,毕竟是他准备的原料。属于兄长的热切的关心,造成这个结果。

“因为我也想吃啊!本来是把大家的份都算上了的!”鹤丸看了看锅子,悲伤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那么,明天怎么办呢?”堀川国广非常困扰,他们并不想赚钱。毕竟这些小钱远远比不上他们的工资。更何况五元一份的价钱,根本不够成本。但是锅子已经买了,更何况,那些学生们也确实很喜欢这些饭菜。

“还这样吧。就当做好事了?”一期一振作为一个关心弟弟的兄长,深刻的知道那些学生所面临的问题,“成本什么的,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很多。”

就这样,一期一振和堀川国广的咖喱摊就这么持续下去。

还是那句话,计划跟不上变化。

美味又实惠的咖喱吸引了很多人,每天中午都火爆至极。学生的数目是有限的,客源的流失是其他摊位的人异常的愤怒。

看着锅里还剩大半的炒米饭,老板娘生气的摔了勺子。作为一家小饭店的老板娘,她每天中午用三轮车带着一锅炒米和一小锅汤来这个学校外卖饭。免费的汤很吸引学生。短短一年,她便赚了不少钱。而最近不知为何,吃饭的人少了很多。

老板娘放下手里的东西,叫上旁边打下手的老板,以及隔壁的摊主,决定去寻找原因。

一切都发生的很快。火爆的生意激起了他们的愤怒,轰开学生,破口大骂,不堪入耳的话语从嘴中飞出。无理取闹,撒泼打滚,出身良好接手高等教育的一期一振和堀川国广显然在吵架上占不了光,更何况,他们还忙着护住自己的弟弟。

看着乱糟糟的一切,老板娘知道,明天,他们就不会来了。一群人喜滋滋的回到自己的摊位,等待着学生的到来。

计划,仍然跟不上变化。

第二天,一期一振和堀川国广果然没来。经过昨天的事,他们有了充分的理由接弟弟们回家吃饭。大锅依然派上了用场,公司里的大家准备食材,烛台切和长谷部掌勺,一期一振和堀川国广接送弟弟们,每天在餐桌最大的一期一振家里聚餐。健康,卫生,其乐融融。看着开心吃饭的弟弟们,一期一振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不是吗?

 

…………………………………………………………………………………………

 

最后废话几句补充一下。这件事是我在初中时亲身经历的。不过卖咖喱的是一对博士夫妇。那几顿饭是我在初中吃的最美味的饭。我们这一届刚上初中时,学校东北角外开始有小摊位聚集。那里有个小小的瓦片和木板堆成的商店,店主和炒米摊主,凉皮摊主并称三巨头。牢牢把持着这个小黄金三角洲。任何要在这里摆摊的都要经过他们三个。

初一时因为刚刚开始经营,东西都很实惠好吃。后来火爆起来,就接连在炒米中发现过钢丝球丝,头发(染过的,和老板娘头发颜色一样)等等一些奇怪的东西。

那场骂战,或者说是单方面的辱骂,可以说是我初中时的心理阴影。小黄本里暗暗搓搓的各种代称的器官被人用粗俗至极的话说出来真是吓得不轻。后来咖喱饭不卖后,接连出现了很多家长们摆的摊子,在街对面。价钱较贵但是东西特别好。大家就尽量不再去那里吃了。说这么多就是想表达一下我对那几顿咖喱的深深的怀念哈哈。

如果有什么意见或者疑问的话,欢迎留言啊!_(:з)∠)_


评论(1)
热度(46)

© 一只秃头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